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技术应用 > 正文

今天是: 4月14日 星期三

地域传统在园林构造中的影响

2011-11-03 01:52:59中国园林招标网

  呈贡依靠其独特的山水文化背景、历史人文资源,青铜、农耕文明等在云南的历史上具有重用的作用。公元前300年,楚将庄入滇建立滇国(即今呈贡),创造了昆明历史**个辉煌、灿烂的篇章;如今昆明市市级行政中心从昆明老城搬迁到了现在的呈贡新城,再次成为历史的焦点。

  1地域精神文脉的回归春融公园依附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历史与现代的相融,使得呈贡这座古老的城市拥有了别具一格的历史文脉,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闪光。

  1.1古滇国文脉分析滇国由盛转衰,直至国除,大致经历了三四百年的历史。在这期间由于中原文化和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的融合,创造了辉煌、灿烂的青铜文明,在云南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古滇青铜文明中尤以青铜鼎、贮贝器、铜鼓等为代表,它们在国家权利、财富方面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并在统治阶级治理国家、统治国家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而这些典型的青铜器在呈贡天子庙古墓群里都有出土,是历史文脉中的重笔,同时也是本次园林景观设计中重要的景观元素。

  1.2昆明市政府地域文脉分析现昆明市政府所在地,位于具有“中国花卉**县”美誉的呈贡县,其鲜花、水果都颇具名气。其斗南花市、宝珠梨展现出了其欣欣向荣的农耕文化,为呈贡县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其次,在呈贡到处可感受浓郁的龙文化,诸如龙街、龙城宾馆、白洛龙河、洛龙公园……另外,龟文化在呈贡也具有深远的意义,洛龙河入滇池口的乌龟地形,市政府东南面的明代乌龟碑等都预示这是一块具有灵性的风水宝地。

  2场所文脉的回归展示2.1塑造新城的山水文化回归展示2.1.1龟文化的回归春融公园的规划设计以滇文化为线索,充分结合历史文脉和现状场地的情况,不断的升华和扩延,使得整个公园的规划设计充满历史性、文化性,并具有深厚的人文情怀。

  呈贡县斗南村历史悠久,至元年十一年(公元1274)大理国农使张立道疏通海口河,泄滇池水后,在这里露出了一块本地人称“金龟驮斗”

  的地方。设计中将金龟驮斗应用在春融公园的山脉设计上,形成环抱市行政中心的山水格局。状如乌龟的地形,首在东,尾在西,尾部高出一个斗形,远远看去,象是长寿龟驮着金斗。而且,龟与中国的文化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龟代表“水”,象征品质中的“智”,同时也是龙、虎、凤、龟??“四灵”之一。在这里,金龟不仅意味长寿、财富,同时也作为生灵世界强大的精神力量??天地人间,万事万物,千变万化,无不集于龟。

  2.1.2设计理念与塑造新城的“山水文化”相互融合主要遵循山水格局的合理方位,构思创意,综合交通平衡,生态,游憩,文化等方面形成“一脉三峰一潭”的规划格局。

  一脉:龟龙脉,即由三座连绵起伏的山峰形成的山脉。

  三峰:龟泽峰、龟斗峰、龙泽峰。

  山势布局是春融公园设计的骨架,在充分满足行政中心背靠山峰,以及远观行政大楼掩映在山林里的功能需求,同时满足山体的坡度等要求下,运用造山元素“三远”的手法,形成高矮起伏、前后错落和蜿蜒绵长的山体格局,三座山峰呈环抱状面向行政中心。主峰:龟斗峰1941 m,位于公园中部;龟泽峰1935 m,公园西部,龙泽峰1930 m,位于公园东部。

  根据地势的起伏变化,在山林、广场、景观节点之间,建立多层次的,丰富的视线结构。更主要的是与市行政中心的格调相呼应,将山势继续延伸下去,达到景观和空间上的和谐一致。

  园林规划与设计一潭:碧水相依的吉祥和谐的龟龙潭,由主峰龟斗峰东北部山腰的涌泉引出,曲折蜿蜒、环绕龙泽峰,并根据地形的起伏变化**终在公园的东南部形成广阔的水面。溪流的开合变化与山峦的起伏变化遥相呼应,构造了一个山因水曲、水因山秀的山水空间,给游人一个观赏、休闲、养身、娱乐的好去处。

  2.2滇中**植物群落的回归展示公园的植物配置顺应山水地形的自然形态,以其具有本地特色的森林结构的植物品种进行配置,创造具有四季色彩变化的植物景观。并以“山林、野趣、自然”为关键词,旨在营造一个自然生态的、充满山林趣味又不乏色彩景观的空间环境。结合整个公园的整体设计理念,公园的植被设计总体形成一个外密内疏的空间,结合园内景观功能分区各有侧重。

  **植物群落是经自然长期适应和变化形成的**稳定,**有特色的植物组份。以**植物群落的组份为模板,用于园林植物的配置,是当前园林植物造景的发展方向。在具体的配置过程中,全园区以滇中松科**植物群落为造景母树:以乔木云南松(Pinus yunnanensis)、华山松(Pinus armandii)、云南油杉(Keteleeria evelyniana)为基调树种,并以杜鹃类为灌木层,同时辅助呈贡特有的一些树种,如宝珠梨(Pyrus pyrifolia)、石榴(Punica granatum)、野山楂(Crataegus cuneata)等,整个公园配置形式遵循由“基调林→特色林→成丛成组→单株、单丛成点”

  的基本原则,基调林主要是华山松林、云南松林、云南油杉林,特色林主要是:香樟(Cinnamomum camphora)林、野茶树(Camellia sinensis var.

  assamica)林、云南山楂(Crataegus scabrifolia)林、桂花(Osmamthus fragrans)林、油橄榄(Olea europaea)林、冬樱花(Cerasus cerasoides)林、水杉(Metasequoia glypostroboides)林、昆明朴(Celtis kunmingensis)林等,成丛、成组则主要由桂花、紫薇(Lagerstroemia indica)、香樟、昆明朴等,成株则多做一些点缀作用的树种,起到丰富景观层次的作用。

  当游人游览于公园之中,沉浸于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方寸之间体味着高山峡谷植物群落的豪放与风情万种,虽在城市却宛若山林中心旷神怡、气定神闲。

  2.3古滇国的青铜文化的回归展示文化作为一个艺术作品的生命力,承载着历史的辉煌,是地域场所的精神文脉所在,同时也是本公园规划设计的灵魂。

  2.3.1青铜鼎和青铜鼓战国时期,鼎是中原地区象征权利、财富的神器,同时也是统治阶级统治民众,发号施令的信物;而云南及中国南方普通以铜鼓作为象征的重器,堪与鼎相比拟。

  庄作为中原进入中原的统治者,在建立古滇国时,采取了既尊鼎又尊鼓的方法,促进了中原文化和南方文化的融合。在春融公园的规划设计中,以呈贡天子庙出土的铜鼎和铜鼓作为蓝本,等比例放大,以玻璃钢仿铜制作青铜鼎()和青铜鼓()。

  其中的青铜鼎置于公园南面人行道入口人流量较大的龙润广场的中心,而青铜鼓则置于公园北面主入口,两者在公园中都占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在公园的景点中具有统领作用。

  首先,在景点的布置上把代表中原文化的鼎和南方文化的鼓在方位上南北倒置,是中原文化和云南文化交流与融合的象征,是公园主题的呼应,同时也是对比、调和造景手法的再现。

  其次,位于公园南面的青铜鼎,由古铜色的鼎身、鼎耳、鼎足和中国黑花岗岩基座组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鼎足上的巫师纹,是游人驻足观赏的兴趣点,极大的提高了铜鼎的观赏价值。

  再次,位于公园北面的青铜鼓,置于弧形“滇池湖畔”的景墙之中,形成半围合的空间。高昂的铜鼓透过半敞开的弧形景墙一直延伸到远方,给游人以良好的视线引导。

  2.3.2贮贝器贮贝器是云南青铜文化特有的青铜容器,用于贮存海贝。珠贝是历史上**早用来交换的货币,是财富积聚的象征。而耕牛则是勤劳、朴实的高原民族的写照,在古代是用来交换的等价商品,同样也是财富的一种表现形式。雕塑以呈贡天子庙出土的贮贝器、珠贝铜牛为母体演化而成,置于公园东面主游路边上的泽佑台边上。整个储贝器下实上虚、动静相宜具有良好的景观效果。

  储贝器上圆环状的珠贝犹如一面镜子亦是一扇门窗,是典型的框景,站在边上透过珠贝环远眺城市山林,一幅阁窗式的风景画跃然于眼前,所谓“尺幅画、无心窗”。从公园东面主园路边的台阶缓步走上泽佑台,一面紧邻迂回蜿蜒的溪流,一面紧邻储贝器。放眼向溪流望去,山水相依,在花木的映衬下显示出勃勃生机,鸟语花香中一种回归自然的心情顿生心头;转身透过珠贝环,远眺城市山林,炊烟袅袅却又是另一番风景。一景之隔却有万种风情,正是造园之“巧于因借、精在体宜”。

  2.4呈贡县的农耕文化的回归展示本节以花卉、宝珠梨、花韵船等作为景观元素,运用对比、调和、节奏、韵律等造园的手法有机地融合在公园的规划设计中,实现园林景观与农耕文明相融合。

  2.4.1宝珠梨宝珠梨是呈贡特有的水果,自古就享有盛名。和尚宝珠从大理引种栽培,后人为纪念宝珠和尚所做的贡献取名“宝珠梨”;元初作为贡品进献给皇帝,深得皇帝喜好,便赐宝珠梨产地为呈贡。该景观位于西南人行入口的主园路边上,与花之韵形成对景。

  在设计中以不锈钢仿制一大、一小的翠绿色的宝珠梨雕塑,并在雕塑后面种植宝珠梨树,真真假假,互相映衬。从造型上看大小、不等的宝珠梨紧密地同置于一平台上,难免给人以失重的感觉,但是如果宝珠梨中的核仁也作为景观构成的一部分时,从视觉到心理变化也就随之改变,二者也就平衡了。其中的核仁也就顺应了宝珠献宝的寓意。

  2.4.2花之韵呈贡是花的故乡,其中的斗南花市是**大的鲜花交易市场,是呈贡农业收入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花卉行业中享有盛名。在公园的景观设计中,以花带为母本,设计了花之韵雕塑,置于公园西南人行入口,与入口尽头的宝珠梨雕塑形成对景的关系。

  从造型上看,花之韵雕塑抽象、迂回盘旋,给人以飘逸、升腾的感受;而宝珠梨雕塑则给人以沉重、稳健的感受,二者虚实相生、互为映衬。从色彩上看,鲜红的花之韵给人以活力四射、热情、希望等感受;而翠绿色的宝珠梨则给人以青春、和平、朝气的感受,二者在色彩上形成强烈的补色对比,与周围环境相得益彰。

  从二者的空间序列上来说,先花后果,当游人从入口缓缓进入园中,通过起伏的台阶,在咫尺山林中体味由花到果自然的变化过程,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回溯呢?

  2.4.3龙头花船在以浓厚龙文化为背景的前提下,设计以龙元素为原型的桉木龙头花船,在节假日的时候插以特色花卉,不仅是与花之韵相呼应,更重要的是以龙船寓意顺风、顺水、吉祥如意之意。

  3结语本论文着重探讨了呈贡场所文脉中“山水文化背景、古滇青铜文明、农耕文明”在春融公园中的运用和展示,运用造园的手法为游人提供一个可游、可赏、可居的景观空间。但就古滇青铜文明来说,在景观的规划设计中的发掘和运用仅仅是个开篇,青铜鼎、贮贝器、铜鼓、宝珠梨、花之韵等只是其中的一些代表。从宏观来说青铜文明又可分为生产、生活、兵器、乐器等类型;从微观来说,譬如铜鼓,不但其外形有因各地出土而不同,就其纹来说就可分为翔鹭纹、牛纹、船纹、舞人纹、磨秋纹等类型。

  所以对场所文脉的发掘和运用是任重而道远,因为地方文化包含着许多元素、类型、样式,其运用于景观规划设计在平面布置、立面造型、色彩变化等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给游人提供了从视觉观赏到心理感触的思考空间,为增强景观规划设计的吸引力、生命力提供了渠道。

  1. 道路景观的构造与实施
  2. 景观色彩的作用与意义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